您现在的位置:郭晶晶喜欢六合彩图纸 > 金满堂论坛 > 国家黄金战略论坛侧记:黄金战略是人民币国际化基础工作

国家黄金战略论坛侧记:黄金战略是人民币国际化基础工作

2017-11-13 04:38

  “人民币国际化是中国金融开放的核心战略。在这项长期的战略中,黄金储备是我们必须要做的战略性基础工作。”国务院参事、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金融研究所名誉所长夏斌提出,我国应在人民币国际化进程中逢低买入黄金,增加国家黄金储备。

  在业内,有不少人和夏斌有着相同的想法。看来这种意见已经慢慢被国家接纳了。

  11月21日,在一阵阵掌声中,夏斌和其他几位专家走上国家黄金战略论坛的讲台。

  他们与参会的专家、领导和黄金实业家一起,深入分析黄金非货币化以来的国际货币体系变化,研究黄金货币属性回归,讨论制定国家黄金战略的必要性和紧迫性。带着对黄金战略的思考,各种思想和观点交锋,碰撞出许多智慧火花,发掘出了黄金的价值。

  许多代表认为,黄金是兼具商业和货币双重属性的产品,既是物质财富,也是财富储藏手段。作为一种全球公认的战略资源,它独立而最忠实,具有全球标准产品、商品价值终极标识的特质,是现代信用货币的物质基础和背后的价值支持。

  在国务院国资委行业协会联系办公室副主任张涛看来,古往今来,任何类型的货币都要有价值支撑。因为货币作为价值尺度,是商品价值的普遍实现形式。“犹如神经血脉对人体而言,货币在商品经济运行中作用非常重要。作为一般等价物的货币,其符号只有捆绑相应价值,与稳定的价值物相挂钩,才能保证货币的稳定乃至经济民生的健康发展。”

  “能够真正反映价值,并与价值相对应且稳定的,就是集价值、财富、信用、永恒于一体的黄金。黄金的金融货币基础地位不容被颠覆。”张涛认为,“货币完全符号化,那将是遥远的后产品经济时代的事。”

  在人类货币史上,黄金几乎占据了绝大部分时间。自从上世纪70年代,黄金才真正与货币脱钩,人类选择了信用货币体系。

  然而进入新世纪,信用货币体系在经济危机爆发中不但无能为力,反而因货币滥发,信用水平下降被认为是危机的始作俑者,黄金的货币属性重新回归。

  黄金货币属性回归引起国际社会多层面变化。巴塞尔协议三将黄金列为一类资产,作为金融抵押品。欧洲市场基础设施监管规则,要求欧洲大型中央清算行必须接受黄金。各国央行扭转了持续20年抛售黄金的局面,转而增储黄金。中国人民银行也把黄金作为人民币成为国际货币的坚实基础。

  “作为一个大国必须有大国远见、大国胸怀和大国的战略。而要成为大国必须有大国的重器,必须有大国的战略支撑基础。黄金是大国战略的一个重要支撑方面。”中国黄金协会副会长兼秘书长张炳南如是说。

  在国家黄金战略论坛上,世界黄金协会也分享了他们对多储备货币体系下黄金作用的研究成果。随着人民币在国际货币体系中权重的增加,其他货币的权重将会相应减少,各国央行会更加关注全球避险资产——黄金。如果在发展中国家外汇储备中,人民币储备每增长1个百分点,就会带动发展中国家黄金储备增长0.5个百分点。

  世界黄金协会公共政策部总监、前纽约美联储高级经理艾泽柴儿·考培科表示,如今,经济规模、贸易领域、外汇市场等方面都表现出世界经济重心不断从西方向东方迁移的态势,人民币在国际货币储备体系的地位和比重逐渐增加。在美元欧元、人民币等国际货币比重变化过程中,会面临很多不确定性风险。为此,黄金作为避险资产,对货币风险有较好的对冲作用。

  按照这种研究思维,夏斌提出更有趣的思考角度。夏斌指出,人民币在国际储备中的份额每提高1个百分点,那么黄金储备份额提高0.5个百分点。同样道理,美元在国际储备的比例下降,带来黄金储备的增加。美元的衰落,为人民币的崛起提供了机遇,也为黄金作用的发挥提供了机会。

  在一国货币发展成为国际货币过程中,无论是美元、英镑还是欧元,都有黄金在背后发挥着支撑作用。张涛指出,黄金也是大国崛起的重要因素,西方大国和一些金融发达国家,都有庞大的黄金现货持有量,而且不断增加。一国货币能否被国际认可,不仅要看其综合国力,还要看其是否有充足的黄金作为支撑。人民币国际化进程,需要增加我国的黄金储备量。

  “随着人民币国际化的加速,人民币在全球范围内的使用量日益增多,会进一步驱动发展中国家大幅度增加黄金储备。”艾泽柴儿·考培科说。

推荐笑话段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