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郭晶晶喜欢六合彩图纸 > 金满堂论坛 > 恩施日报:雄关漫道土司魂 古往今来谱乡韵

恩施日报:雄关漫道土司魂 古往今来谱乡韵

2018-01-16 14:13

  浏览建始网,无意瞥见网友拍摄的一组《雾锁邬阳关》美图。文后,网友你唱我和,成诗一首。

  邬阳关,鹤峰县邬阳乡政府所在地,原指容美土司“四关四口”的“邬阳关、金鸡口”。

  直径两尺以上的枞树、杉树,一根根挺直,那梢尖像锋利的枪刺;丛林边,一簇簇野生杜鹃,每逢春融,托举一地耀眼的红。

  从距邬阳集镇仅500余米的贯垭下车,走小路进入一片树林,有宽近三米长七八百米的“狭长空地”,一头连接林外的熟地,一头连接垭下的巨大石洞。“空地”上,一层层覆盖的落叶如盖,却盖不了人工挖掘的痕迹。

  多次深入林地的文化爱好者许魁卓介绍,他进过大石洞,洞内有浓浓的硝味,才进了四五十米,没敢贸然再进。他还说,某年邬阳关的某位中年农民,曾在洞内拾得一本兵书和一把长剑,但下落不明。

  查阅该县汇编的《容美土司文化论坛论文集》,中有“容米洞官纠合蛮酋”的记载,此外,容美土司久负盛名的“情田洞”“万全洞”“万人洞”例证,容美土司时期的居住以洞为主。

  地毯式搜索,围绕狭长的空地,类似战壕的痕迹总共3条。许魁卓介绍,邬阳关共三道防线,分别是贯垭的关口,邬阳村三组的庙坪,斑竹村的土地垭,其中庙坪为土司驿站。

  “解放前的某一年,山洪爆发,曾家台的一丘水田垮了坎,露出一座红衣大炮。”许魁卓就住在曾家台,他说,当年的陈连振、陈宗瑜得到这门大炮后,拉起了“神兵”。他还说,曾家台有一突起的土堆,有人挖过,挖出厚厚一层木炭后,主人从此严禁任何人挖掘。他猜测,木炭是防腐的,土堆下面,或许是很久很久以前深埋的“宝贝”。

  “邬阳关是容美土司的重要关口,长年驻兵10人以上,由土司的儿子亲自带领。”许魁卓这样说。

  站到大石洞上方的大岩石上,十余公里外的金鸡口和巴东县金果坪乡连田坡,几公里外的建始县八垭洲收拢眼前。双手紧扳崖边树杆往下望,百余米的绝壁,才两三秒,已经头晕眼花背皮发麻。

  《明宗实录》记载,1556年,倭寇侵入浙江,田九霄率土兵据守曹娥,倭寇败退,土兵追倭于三江民舍,斩倭寇200多名,复追至黄家山,将此股倭寇全部歼灭。《世宗实录》记载,1556年,倭寇与大海盗徐海勾结,容美、五峰等地土兵直捣乍浦寇巢,徐海被迫投海自尽,土兵跳入海中斩其首级。

  容美土兵厉害。历史的车轮不可阻挡,1735年,归州参将率800多名官兵进驻与邬阳关一河之隔的建始县红沙堡,同时传闻夷陵镇总后冶大雄将带七营官兵进剿容美。当年十一月初七,末代土司田旻如在今容美镇屏山村万全洞自缢,容美土司写进历史。

  “邬阳关人跳撒尔嗬,粗犷,刚猛,有战斗的遗风。”该县文体新广局负责人这样说。

  金鸡口是一个地名,位于巴东、建始、鹤峰这三县交界处。居住此地的老人相传,很久很久以前,一位风水先生登上对面山顶,惊呼“好大一只金鸡”,于是,“金鸡口”流传至今。

  俯瞰,金鸡口是清江上游支流乐家河、咸盈河的交汇处;是水布垭库区的尾水所在。无论乐家河、咸盈河,两岸均是密林如草,奇峰星罗。或许正缘于如此生态,碧水青山你中有我,我中有你,衬之以怡人的河风,氤氲的水汽,既像款款的书法,又似率性的洇染,更胜那一帘仙境悄然入画。

  金鸡口,是获雍正皇帝御批“楚蜀各土司,惟容美最为富强”的容美土司的“四关四口”之一。今天看来,S325省道在此双桥飞架,大小车辆往来穿梭;排水数十吨的轮船从水布垭悠然而至,已然没有“关口”的概念。

  “两条河里,几人深的水。”金鸡口的退休教师老刘见识广,他说,土司时期,出行全靠骡马,兵制也仅有骑步兵,一条奔腾咆啸的大河自然成了天堑。

  3年前,记者曾在该处村民陈明章家的小阁楼上,看见了块长约五尺宽约两尺的木质招牌,上书“金鸡口客栈”,绘有一只五彩斑斓的似鸣非鸣的金鸡。据说,当初的住宿费是“5毛钱一夜”。

  2006年10月,水布垭2扇190吨重的大闸轰然扎入江水,800里清江横空一截,金鸡口于是轻舟悠悠,楼幢如竹了。

  放眼金鸡口,投资千万的双桥把巴东、建始、鹤峰这三县串联,顺着公路沿线,数十幢各式新颖的阁楼如两岸青山,生机勃发。

  有风吹过,有香遗落,回首金鸡口,一库碧水倒映青山、茶园、楼阁、桔林,还有风儿的荡漾。

  邬阳关一直默默驻守。土司时期,封建王朝以“汉不入峒,土不出境”禁令,遏制土司发展。

  发展是不可抗拒的。居于一隅的历代容美土司不断通过争夺人口、扩张疆域、联姻结盟等方式,顽强壮大土司实力。据容美土司田舜年于1690年撰写的《百顺桥碑文》记载:容美疆域北至巴东的野三关,西至恩施的红毛峒,南至鹤峰大隘关,东至五峰县的百年关,近8000平方公里,可动员兵丁7000人以上;田舜年创下土司进京觐见的先例。

  容美土司越来越强,但“汉不入峒,土不出境”的禁令仍然牢不可破。邬阳关,不能扬名山外。

  至1841年,从邬阳关走出的陈连升,在沙角炮台指挥守军同数倍于己的英军力战,在后援无望,敌军逼近的关头,陈连升携长子陈长鹏拼杀而死;他的坐骑被英军掳到香港,竟然绝食而亡。“东方战神”“节马”这两个词感天动地,邬阳关从此一并提及。

  清朝戏剧家、诗人顾彩曾游历容美,写下《容美纪游》一书。书中记载:一人博虎,二十人助之,以必毙为度,纵虎者重罚;练火枪,必打百步,练钩镰枪刀之技,善于短兵相接。

  1926年,邬阳关人陈连振揭竿而起,组建“大道会革命军”,密练“神兵”,抑强扶弱、抗捐抗税。1928年,其农民自卫军被改编为工农革命军第二特科大队,又称“铁壳大队”。当年,该大队奇袭观音坡、攻占威风台,解放鹤峰城;次年,陈连振出任红四军五路指挥,下辖四个团,镇守巴建鹤五边区,官兵3000余人。

  1948年夏,邬阳关人陈泽渊、王忠义等人因接兵连对新兵的虐待,怒发冲冠,组织了当时“鹤峰县立中学”学潮,迫使“鄂西团管区”枪决接兵连连长赵文达。

  “邬阳关自古藏龙卧虎,英烈辈出”龚光美感慨。

  邬阳关人一直有种茶、制茶、饮茶的习惯。至今,逢年过节,给亲戚送块熏过的猪肉还叫“砍块茶”,客人进屋首先听到的便是“装烟筛茶”,更有流传的一种小孩用细绳翻覆的游戏叫“翻茶泡儿”。

  由于土家族只有语言,没有自己的文字,邬阳关的茶史始于何时,无从考证。仅在当初的古战场上,仍然能够看见很多高过成年人的老茶树。

  “全乡现有人口1.53万人,茶园近2万亩。”邬阳乡党委主要负责人汪娟介绍,茶叶是该乡的第一支柱产业。

  2万亩,不过沧海一粟;严峻的茶叶市场上,邬阳关的茶走什么路?邬阳关的茶农如何增收?

  2013年,邬阳乡的骑龙茶叶有限公司、金阳特色农产品有限公司率先按照“政府主导、企业主力、茶农主体”的原则,在邬阳关上擎起“有机茶业”大旗。

  两家企业办试点、建基地,组织人员到田间地头、开屋场会;企业与基地农户签订流转协议,按每亩租费200元的标准对基地进行有偿租赁;与基地农户签订有机茶鲜叶收购合同,对转换到期的有机茶按高于普通茶叶市场价的标准进行收购

  “4亩有机茶,预计总收入6万元。”邬阳村茶农陈千兵高兴地介绍,采摘有机茶,每天的现金收入至少在300元以上,日子越来越红火。

  “兴建有机茶基地16个1.2万余亩,玉米、黑豆、辣椒等有机食品基地1500多亩。”汪娟介绍,该乡以有机茶转换为切入点和突破口,引导扶持农民按照有机标准,种植二黄玉米、土豆,养殖土鸡、山羊、生猪和中蜂。

  “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已经在该乡落地、生根、抽芽、萌蕾

  站上邬阳关,跨过金鸡口,惟有依稀的古战场遗迹与那搏杀的历史故事,让人记起这曾是重要的关与口。

  S325省道正在改扩建,水布垭水库早已蓄水发电,现代交通飞跃,世上再无天堑,更少了那些硝烟残存的关与口。

  发展是永恒的主题,乡韵是灵动的情愫。邬阳关上,金鸡口旁,“有机茶”的招牌响亮。

推荐笑话段子